罗文:这个孩子没法带了

2021-01-29 14:01

罗文:这个孩子没法带了,他爸爸妈妈没有音讯,他奶奶双眼青光眼、耳朵聋,我是冠心病、腰椎间盘突出,我们都六七十岁了,没办法抚养这个孩子了。因为坤坤的事,二儿子和老婆也离婚,两个孙子也被儿媳带到娘家生活,不把他送走,还有谁愿意跟我二儿子结婚?

罗文:哎呀,没办法说啊,他经常拿走我的钱,手机也偷了一部,有时还偷别人的钱。我们管教他也不听。

罗文:原来,我们做什么都想着他,亲生的孙子都没这样疼爱过。我为这个孩子操碎了心。这个娃跟他妈一样,不知道你对他的好。

在村委会一本关注留守老人的登记簿上,坤坤的名字也列在其中。村支书王树林说,“村里安排人将坤坤当做留守老人一样关注和照顾。”

昨日,一封200多位四川西充李桥某村村民签字的“联名信”在网上曝光,他们欲让坤坤离开村庄,随后引发各方关注。

罗文:他现在的生活,简单来说是,我们吃啥他吃啥。坤坤被查出携带艾滋病病毒后,大儿子也再没跟家里联系。小儿子现在也不回来了。现在,我们家里的碗筷、洗脸盆都是各用各的。坤坤以前跟我睡,现在还是跟我睡。我听人说,吃饭睡觉不传染。他还小,有什么变化他也不懂。

罗文:家里现在由乡党委书记李辉定点帮扶,另外,从2012年底起,乡里每月给孩子600元生活补助,自己和老伴现在每月的低保加在一起也有150元,平时逢年过节也能享受到现金和物资慰问,基本生活是没有问题的。

昨日下午,西充县疾控中心副主任梁俊波带队前往坤坤所在的村庄,为村民们发放了防艾挂历、宣传手册,告诉村民们不要恐慌,也不要歧视坤坤。

罗文:他当时的意思是,把这个孩子“甩”了。但这孩子是你的,要甩你甩,你咋能让我甩?这孩子也是人啊!我怎么能把他扔了?我说我没办法。就因为我不同意,他好几年了连电话都不给我打。

据坤坤的爷爷罗文说,“医生当时跟我说坤坤在娘肚里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”,他的大儿子(养子)在广州打工认识了坤坤的母亲,那时,坤坤的母亲已怀有3个月身孕。

我当时想,这孩子我们也带不好,就想把他交给国家抚养。我们想的是,把孩子给他爸送过去也行,他爸也不愿意接手。我想弄到派出所,派出所给乡政府打电话,乡政府又给大队(村上)打电话。这样一来,大家就都知道了,都怕传染。这个病传染,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在我身边,把周围都弄得不安宁,人家一见他就躲。

罗文:他妈妈是贵州人,苗族人,从15岁就跑广州,现在有30多岁了。她超生了一回,离婚了,据说她的前夫是重庆人。她跟我大儿子从来没领结婚证,我儿子也从来都没到贵州去过。她来的那年是2005年,把孩子生了之后,2006年走的。之后,第三年回来了一次。在坤坤3岁之后,她就跑了,再也没有回来。

华商报:坤坤伤了眼角住院后,被检查出艾滋病毒,家人是什么反应?

昨日,坤坤在院坝里玩耍着两个柚子,一会儿当足球踢,一会当手球扔,却始终不愿说一句话。昨天,罗文接到消息,有爱心人士流露出愿意接纳坤坤的意愿,但目前尚未确定。

罗文:他太调皮了,根本管不住,偷钱、放火烧房……他还跑到高速公路那边的石油井去点火,如果不是有人及时发现,差点就烧起来了。现在人人都烦他。

西充县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说:“坤坤虽然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,但他的状况很稳定,一开始还没有达到用药指标。最近的一次检测表明,可以对他进行药物治疗了。我们接下来将对他免费提供治疗药物,这种药每月的费用近千元,但自上而下都是免费配送的。”

罗文:唉,他30多岁了才交了个女朋友。这个女人怀孕了才跟的我儿子。

罗文:谁都知道这是个传染病,哪一家人都要生存,村里都是老人照顾孩子,年轻人都不回来,村里人都不敢在街上站。现在家里住了3口人,就我们两个老人和这个娃,二儿子出去打工也不回来。